青山远黛

我不是归人
只是过客

【大薛】醉

短篇试水。


扶着马桶吐了一遭,满嘴泛着酸的酒精味儿,迷迷糊糊之间没能掌握好推开隔间门的力道,嘭的一下与另一扇门撞在一起,倒是震得他瞬间清醒了些。觉着酸气正往嗓子眼儿里渗,他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,反因那沙哑到吓人的声音愣了愣神。

伏下身子抹了把脸,冷水流进口腔,冰得牙龈刺痛,还是忍着仔仔细细地漱口。哇地吐出去的时候,恍惚有种错觉,身上的跗骨之蛆也随着那阵水流冲进了下水道。

“哟,巧了啊薛老师。”

这声音被人咕哝在嘴里,软糯的奶音和清亮的少年音混在一起,还有那一口浓重的京腔,使他根本不用去看,便知遇见了谁。然而出于礼貌,他还是费力将目光挪到镜中出现的那人上,咧开一个微笑:“大老师。”

“欸呦这,这怎么喝成这样了。”那人很是痛心疾首地啧了两声,“我还当谁呢,咣当一声吓我一跳。”

说着,那人挨过来,扒拉着他额前打湿的发,温热的手指触到尚带着凉意的皮肤,带来一阵痒,从他们接触的地方一直痒到心底。他忍不住偏了偏头,不露痕迹地躲开了那人的手:“庆功宴,总得让大家尽兴吧。”

见那人看着自己,耷拉着那双下垂眼,眉的末端重重地撇下来——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,便讪讪一笑,觉着那份心虚简直是见了鬼般的毫无来由,装出热络的样子寒暄:“大老师也是聚会啊?”

那人从鼻腔里闷出一个嗯字,“推不掉。”

“行,那我先走了啊,都等着呢。”那人没说话,他挤出一个笑脸,迈开腿落荒而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暑假写的,拖到现在没写完,没想到出了事儿。

但是想了想,还是写吧,毕竟我爱上的,也不是真的那两个人。

毕竟早知道是妄想。

评论(2)
热度(37)

© 青山远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