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远黛

我不是归人
只是过客

【周翟】仲夏夜之梦·壹

前文:序章

本文现实向,意思就是正视周老师的那段婚姻。慎入。不喜点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周老师,来这么早啊?”

进了电视台,没走两步就碰见一人,《演员的诞生》里的,场务或者导播,他有点印象。

习惯性的唇角一挑,算是一个笑容,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睛里却没有笑意。

“嗯啊,怕堵车。”

不过点头之交,说了句话也就够了。扭过头便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,熟门熟路地进了电梯,八楼。

“周哥,您是不是……没休息好?”

电梯里头没别人,助理站在旁边,瞄了他好几眼,半晌,犹犹豫豫地问。

“啊?”他头一偏,故作惊讶,“我脸色很差?”

“是有点儿……不过我是看您好像提不起劲儿似的,要不您待会儿在休息室歇歇?”

说话间,这就已经到了。周一围把手从兜里掏出来,推开门走了进去,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在看到屋里坐着的那人时猛然顿住。


——岂止是没休息好啊。

虽然吃表演这碗饭的,都合该情感丰富细腻,可他单单在戏里如此,戏外的性子却寡淡凉薄。即便已经进了婚姻这座围城,身上心里,感受最多的也不过是责任二字。男女情爱在他眼中,是调味料一般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几年过去,初时的新鲜感消退,这份婚姻更是早已趋于淡泊。他对待感情一向如此,女人却并不觉得这是常规状态。

“你不爱了”——他多次受到这样的控诉,指控者或哀怨或凄然或冷漠或决绝。他当然不能不爱,那是他的家,是他决定了要一辈子去守护的东西。况且,他们还有了孩子。

所以当他偶然得知有那样一种神奇的药水存在的时候,毫不犹豫去买下了它。

药水很有效。像是一束光穿透肉体直击灵魂,爱欲情潮汹涌而来,几乎把他淹没。浮沉在浓烈澎湃的情感中,四肢百骸俱是战栗不已。那一瞬间他怀疑,他的前半生所有的热烈并非不存在,只是被积攒起来,为的就是这仅此一次的喷涌。而现在他觉得,连他下辈子的感情怕是也已经透支殆尽了。

可惜,爱错了人。

但他已没了多余的心力去懊悔,只不过一眼,便将那人的脸烙印进了灵魂深处。秀挺的鼻,润泽的唇,唇上的一点美人痣,还有那一双灵动的眉眼,似乎都可以凭空描摹。于是,睁眼,闭眼,便俱是那人。

他被折磨得快要疯掉。——最让他手足无措的,是他发现对这折磨,自己竟甘之如饴。


“翟天临,久仰久仰。”

那人没觉得有什么异样,或者感觉到了异样但没表现在脸上,礼貌地站起身来,走到他面前微笑着伸出手。神态动作看起来热络,实则最是疏离。

一只手还抓着门把,剩下那只垂在身侧,下意识地揪住了就近的布料,墨镜下的眼睛盯着那人,一眨不眨。

场面僵了一会儿,对方脸上的笑快要挂不住。助理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换,终是忍不住提醒:“周哥?”

这句话似乎唤醒了翟天临,胳膊举得发酸,正要讪讪收回来,却被一下子握住。对面的男人收上去的一缕发丝恰巧掉落在额间,声音是极具辨识度的低沉微哑:“周一围。”

两人交握的手一触即放。周一围不动声色地摩挲了一下指尖的滑腻,挑了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坐下,单手勾着镜腿摘了扔在桌上,这才克制着自己微偏过头,将目光投放在那人身上。

刚才有些怪异的氛围似乎让那人打消了与他攀谈的想法,又静静坐回了原位,继续看他手里的那本书。那副认真安静的模样让他不自觉放轻了声音:“小赵,去楼下便利店帮我买几罐咖啡,加一盒薄荷糖。”

助理也连带着被影响,用气音回道:“好的周哥,不过您最好还是休息一下。”

点了点头将他打发走,目光又不自觉飘到那人身上。就算眼前空无一物,他都需要尽力克制自己的情感,更何况本尊就在这里,一个会说会笑的,散发着温度的,活生生的人。

起身走向他的时候,周一围本以为自己能忍得更久一点的。

右手漫不经心地搭在椅背上,他弯腰凑过去看他手里的那本书——姿势里蕴含着满满的心机,像是要把那人圈在怀里。瞄了几行,轻笑一声:“《冥河的摆渡者》①,最近在看康德吗?”

那人一下子转过头与他对视,眼睛亮了起来,笑容里带了几分轻松,不复之前的紧绷僵硬:“周老师不愧是周老师。正面读他太费劲,就想从侧面下手了。”说着,将书合上,身体也侧过来转向他,俨然是准备长谈的意思了。

只对视了一瞬,便下意识错开了那人晶亮的双眸,视线微微下移,停留在了那张薄唇上。他嘴角上挑,笑得眼里溢出了些温柔来。

—tbc—

① 

翻翟的微博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深度的人,没翻太多,我翻过的那些里看到一本梁实秋的《人生不过如此而已》。但我没有拜读过,本身也是一笔带过的东西,就选了一本还算熟悉的。所以翟对康德的兴趣,只是我瞎编的~hia~

评论(7)
热度(60)

© 青山远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