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远黛

我不是归人
只是过客

极限挑战 先导集

起名废,娱乐向,OOC啥的我尽量避免,文笔渣求轻喷。

程序按照极限挑战这个节目走,当然不会和节目完全一样。

参与人员:吴亦凡,陈伟霆,李易峰,鹿晗,罗志祥,张艺兴

主CP凡等,副CP猪羊,剩下那俩小哥是助攻。

 

凌晨四点,北京。

一名男子背对着摄像头,走在黑暗的走廊里。凭借微弱的灯光,可以看到走廊两旁一扇扇写有数字的房门,据此推断大概是在宾馆之中。

突然,男子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,掏出房卡,悄悄潜了进去。

不大的声响好像并没有惊动房间里的人,男子放轻脚步,径直走向卧房。

一张纯白色的大床首先映入眼帘,凌乱的被子中央有一个凸起。随着镜头的移动,可以模糊地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深陷在软软的枕头之中。

镜头拉近,床上的人似乎是背对着来人的方向。男子伸出手,就在大家心一紧,以为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,他——

摇晃醒了床上的人。

那人似是非常不耐地转过头,看到光源,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。至此,这张脸完全暴露在了镜头面前,竟是有着“国民校草”之称的李易峰。

看到直戳戳对着他的镜头,李易峰怔忡了片刻,然后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,靠着床头坐了起来。

不愧是公认的双Q少年,李易峰很快反应过来,非常淡定地问,“请问你们劫财还是劫色?”

来人干笑了两声,还是按着原有的台词说下去,“游戏开始了。现在,你要选择下一个被叫醒的人。”说罢,一个黑色的箱子被摆到了床上。

李易峰从被子里伸出手,一边抽卡一边道,“这下一个人不得恨死我啊。”

拿到卡以后,来人示意李易峰转过头,只见一个七彩转盘被暗戳戳地摆在床的对面。来人解释道,“这是选择叫醒他的方式。”

李易峰突然来了兴致,眯起眼睛去辨认转盘上的字。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没忘记保护自己(?),依然只露着一截白嫩的手臂,射中了“耳朵吹风”这个选项。

“现在,我要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,来洗漱穿衣服。”

李易峰等了一会,见摄像机没有撤走的意思,高冷范儿十足地对着镜头说,“好啦镜头转过去。”

十五分钟后,李易峰穿戴整齐地站在了下一个人的房间门口,掏出房卡,对着镜头微微一笑,闪了进去。

李易峰捏了捏手中的房卡,下一个人,会是谁呢?

床上的人睡相似乎并不太好,一截麦色的小腿露在被子外面。只是单看粗细程度,那并不像是一只男生的腿。

此时,工作人员惊恐地发现,镜头前的李易峰,笑容似乎有那么一点……猥琐?

李易峰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,带着一丝不怀好意,凑近了床上的人。

只见那人微侧着头,软软的刘海趴在前额上,双眼紧闭,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,粉色的唇轻轻抿着,下巴抵在被子上,呼吸平缓而均匀,不是陈伟霆又是谁。

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李易峰的呼吸已经喷在了陈伟霆的脸上,但陈伟霆像是没有感觉似的,没有一丝醒来的意思。

网瘾少年,是不是又熬夜刷微博了。

李易峰这样想着,向陈伟霆的耳朵轻轻吹了吹气。

没反应?

李易峰皱眉,加重了力道,嘴唇都快要碰到陈伟霆的耳朵了。

陈伟霆终于“唔”了一声,睫毛轻颤,睁开了双眼。

“fongfong?”看着面前的李易峰和他身后那一排摄像机,陈伟霆习惯性地蹙起眉,眼神迷茫,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William哥,起床啦。”李易峰的声音里满是笑意。

待到搞清楚状况后,陈伟霆比刚才的李易峰还要兴奋,毫不遮掩地坐起身子,坦然地露出他的好身材,看得李易峰心惊肉跳的。

李易峰帮他把转盘转起来,陈伟霆眯起一只眼睛,待李易峰退到安全的地方才“咻”地射出了飞镖,射中了“喷水”这个选项。

“啊?”陈伟霆再现天塌脸,“辣样补太好吧,窝要换一个。”

“fongfong~”看到李易峰并不准备理他的样子,陈伟霆瘪了瘪嘴,拉长了声音道。

“好啦好啦。”李易峰无奈,把飞镖拔出来递到陈伟霆的手上。

这次射中了“亲吻”这个选项,陈伟霆终于满意了,嘿嘿笑着,冲着镜头挑了挑眉。

陈伟霆进到卫生间洗漱了,李易峰很想去下个人那里凑个热闹,却被导演组请了出去。

“里萌缩里面会是谁呢?”陈伟霆蹲在下一个房间的门口,拿着口红抹了一圈,又抿了抿,对着镜头做出了个亲吻的姿势,轻轻拉开门走了进去。

床上的人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枕头,背对着他侧躺着,但陈伟霆还是看清了他的样子。

少年的眉紧紧皱着,仿佛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在这么一瞬间,陈伟霆很想伸出手,去抚平他的眉头。

他凑上前去,正准备亲在吴亦凡那白皙的侧颜上,吴亦凡却好像感应到了什么,猛地转过头来,眼睛迷迷糊糊地挣了开。

最终的结果就是,陈伟霆直戳戳地亲到了吴亦凡的嘴唇。

吴亦凡愣了愣,眨了眨眼,鬼使神差地舔了舔唇。

陈伟霆只觉得唇上一片湿热,脑子嗡的一下,彻彻底底地呆住了。待到他反应过来,赶忙手忙脚乱地从吴亦凡的身上起开。

吴亦凡还在迷茫地看着他,陈伟霆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红得过分。

他们的动作被陈伟霆的身体挡住了,摄影机只拍到陈伟霆俯下身子的画面。

看到吴亦凡嘴上嫣红的口红印,陈伟霆心里一急,忙伸手帮他蹭掉,又凑过去在吴亦凡的侧脸上吧唧亲了几口。

吴亦凡下意识地抓住陈伟霆在他唇上肆虐的手,后知后觉的道,“William?”

陈伟霆此刻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,无奈被吴亦凡抓着不放,“William你在这干嘛?”

“亦凡沃,这个是节目要求的辣……“陈伟霆无奈地道。

“……”吴亦凡侧了侧头,看到了陈伟霆后面的摄影师。

 “亦凡里该去叫下一个人起床惹,窝要走惹。”陈伟霆轻轻挣开吴亦凡的手,嘟了嘟唇。

吴亦凡没应声,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,看起来好像还没缓过劲来。

 此时,那几个工作人员都敏锐地觉察到了气氛似乎有些不同寻常,便没话找话地问道,“下一个你想叫醒谁?”

吴亦凡边抽卡边想了想,“艺兴吧,他太呆萌了,逗逗会比较有趣。”

结果,吴亦凡射中了“喷水”这个选项。

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?吴亦凡一边想着,一边干脆利落地穿衣洗漱。

拉开门走进去,床上躺着的却不是张艺兴,而是鹿晗。

节目组当然不会拿盆水让吴亦凡去把鹿晗泼醒,而是给了他一个灌满水的小喷壶。吴亦凡拿着喷壶小心翼翼地朝着鹿晗的脸喷,就怕喷到他头发,时间匆忙又不容他擦干。

落在脸上的水珠轻轻柔柔的,鹿晗半梦半醒之间还觉得挺舒服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鹿晗脸上的小水珠慢慢汇成水滴,顺着他精致深邃的五官四散滑下。终于,鹿晗一个激灵,醒了。

“唔。”鹿晗刚睁开眼睛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抹了一把脸,待看清来人后愣了愣,“Kris你干什么?”

“帮你洗脸。”吴亦凡笑笑,“快起来吧,节目已经开始录制了。”

“这么快?”鹿晗也不起身,直接撑起一条胳膊,将另一只手伸向了那个黑箱子,“唉只剩两张了啊~不知道我能抽到谁。”

吴亦凡还不想回房,留在这里想看看鹿晗会射中哪种叫人起床的方式。

结果鹿晗射中了“手机放音乐”。

“啊好没劲。”吴亦凡忍不住叫出来。

“难道叫你起床的那个方式很有劲?”鹿晗斜他一眼。

吴亦凡愣了愣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毫无预兆的吻,觉得脸好像有点发烫。摸了摸鼻子,逃避似的道,“咳我先走了。”

潜入下一个房间进行得非常顺利,只是当鹿晗看到床上的人那裸露了一大片的脊背的时候,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

张艺兴你真的不嫌冷吗?

鹿晗也不管张艺兴的粉丝们会如何怨念自己,顺手扯过被子帮他盖上。又拿出手机,放了一段舒缓的钢琴曲。

结果张艺兴好像睡得更香了。

导演组无奈,明确告诉鹿晗这不可以。

鹿晗也无奈,只好放了一段劲暴的Hip-Hop,然后看着张艺兴颤抖了一下,睁开眼睛,一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。

张艺兴看清了眼前的人是鹿晗,打招呼道,“鹿哥,早。”

“早。”鹿晗把箱子拿过来,“现在轮到你去叫下一个人起床了。”

“哦。”张艺兴明显还是一副没有清醒过来的样子,不过还是乖乖照做。待转头看到角落里的转盘,又是一场惊吓。

张艺兴射中了“耳朵吹风”,现在去洗漱了。鹿晗无聊,反正闲着没事,看着就摆在他面前的转盘,仔细数了数转盘上飞镖射出来的洞。两个耳朵吹风,两个喷水,一个亲吻,还有一个自己的手机放音乐。

他盯着亲吻这两个字,想起了少年没来由的倏然的羞赧。

“你们说下一个人会是谁呢?”张艺兴一边走一边对着镜头说道,“耳朵吹风,如果没吹好会被打的吧?”

不愧是这六个人里面最嫩的小鲜肉,张艺兴还真是蠢萌蠢萌的。导演组如是想。

“哥哥。”张艺兴在卧房门口探头,“你在吗?”

罗志祥的睡眠很浅,此时已经被这帮人的声响弄醒了。他第一眼见到张艺兴,就觉得这个人怎么小心翼翼的跟个小兔子似的。

张艺兴只看到床上的人把自己瑟缩进被子里,好像还眨巴着一对大眼睛看着他,不由得有点紧张。

“哥哥你能不能让我往你耳朵里吹一下气?”张艺兴走到床边,“哥哥我不是变态,真的不是变态。”

罗志祥噗嗤一笑,很是无奈的坐了起来,“好啦好啦你来吧。”

张艺兴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,一边想着“这个哥哥好像很好相处”,一边凑过去在罗志祥耳边轻轻吹了吹气。

吹完之后,张艺兴盯着正揉着眼睛的罗志祥,想看看他什么反应。

罗志祥停顿了一下,“完了哦?”

“完了完了。”张艺兴赶忙应了一声,“那哥哥我先回房了。”

—TBC—

—顾安—


是的这是烂尾,小猪的反应我还没想好,不过这不影响下一章【看我真诚脸】

评论(20)
热度(41)

© 青山远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