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远黛

我不是归人
只是过客

【Pitcher x BM】Lost. (Two)

是左右摇摆的那种性子,如果有两颗心就真的会去爱两个人的那种人,但毕竟执念了那么久、最后也没能得到的那一个,才更爱一些吧。——关于BM的一点小小的想法。

好多好多“他”,应该会蛮混乱的。

这章虐了BM……当然后面也会虐Pitcher的,结局应该是he吧……大概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Minute问那句“你和Pitcher吵架了吗”之前,BM还没有意识到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Pitcher了。

Pitcher没有找过他,他也没有接到过Pitcher的短信电话等等所有证明他还在意他的东西。如果不是电视上还播着他的新闻,他几乎以为Pitcher已经人间蒸发了。

不,我想大概是分手了。

他张了张嘴,想说的话突然之间找不到音调,改口道:“是啊。”

“怪不得呢,我看他最近都没有来找你了。”Minute似乎很遗憾的样子,“我还想让他帮忙要Mandy的签名呢。”

“Mandy?她和Pitcher很熟吗?”话一出口,BM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他似乎并不了解、甚至没有接触过Pitcher的社交圈。他都是什么时候会主动去找Pitcher呢?大概是心情不好的时候,或者一个人实在无聊的时候。

“不是啦,他和Mandy最近要拍一部剧,所以我才想能不能帮我要个签名啊。”Minute一边刷着手机,一边夸张地捂着胸口,“Mandy,我的女神啊,果然细腰长腿肤白貌美……”

“什么剧?”BM快速地眨了眨眼,想勉强地笑一下,可发现Minute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之后,垂下了有些僵硬的嘴角。

“就这个。”Minute把手机递给他,语气疑惑,“Pitcher没跟你提到吗?那你们吵架蛮久了啊,这部剧都拍了一段时间了。”

映入眼帘的海报热辣而大胆:Mandy散漫地靠着墙,黑色不规则短裙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曲线,她屈起了一条腿,下半身和面前的男人贴合在一起,眼睛紧紧盯着他,红唇微张;那个男人一只手放在了她挺翘的臀部,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颚,白衬衫半敞,露出了形状优美的锁骨和饱满的胸肌,他也注视着Mandy,一边唇角挑起,笑容里满是戏谑和玩世不恭。海报的上方是两个黑色的大字,歪歪扭扭——夜色。

BM觉得自己的喉咙突然干得发紧,咽了口口水才觉得好些。正在他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,Minute凑过来拿回了手机,向他挑了挑眉,“怎么啦?看傻了?不过想想也是,我第一次发现Pitcher这么有魅力,不愧是明星。”

Minute又感叹了两句,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,“别放在心上了BM,Pitcher好歹也是演员嘛,虽然这部剧尺度大了点,但这都是工作啊,他不会和Mandy发生什么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BM低低应了一声,但他又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说这句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和Pitcher的初遇带着一点不可思议的成分。以至于他之后每每回想起来,总忍不住怀疑这是否只是一场梦境。

那天他只身站在机场大厅里,等着接度假回来的Minute,蓦地感到一阵晕眩。扶着头慢慢蹲下来的时候,他才恍惚想起,为了不迟到,他今天忘了吃早餐,现在怕是低血糖犯了。他又等了一会儿,眩晕感有增无减。摸遍口袋才发现,因为走得匆忙,身上没带任何食物。早晨六点的机场人不多,他好不容易感受到身边有人经过,忙不迭拽住——“请问,能给我一块糖吗?”

再往后的记忆,就有些模糊了。只是好像有很多人在喊一个人的名字,他躺在冰冷的地上,虚弱地半睁着眼,看着一个戴着墨镜的人被簇拥着走过来。然后眼前发黑,什么也看不到了,耳旁只听得见一片嗡嗡的响声。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被拉进温暖的怀抱里,温热的呼吸一下子凑过来,嘴里被塞进了一块清凉的薄荷糖。

他现在仍能清晰地记起那时候的感受,就像是久居黑暗时的一道光,溺水挣扎时的一段浮木,不,比这些还要美好。他后来再没吃到过那么好吃的糖。

和Pitcher在一起之后,他追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会把嘴里的糖喂给一个陌生人,当时粉丝团团包围,不知多少个镜头正对着他们。Pitcher淡淡地笑了笑,抬手揉他的头发,语气无奈:“我也不知道啊,看你情况挺紧急的,周围又没人带糖啊什么的,正好嘴里含着一块,就……喂了。”

还记得他说,经纪人被气得跳脚,但还是不得不替他善后,幸好当时跟着的都是铁杆粉丝,沟通一下就很快删除了视频。他不敢想这些视频流传出去会怎样,当时Pitcher刚刚红起来,一不小心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成就了。

还有……他其实还想问,如果那时候躺在地上的不是他,他还会那样做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突然很想见Pitcher,没来由的,特别特别。

至于见到之后该做些什么,却没有半点儿头绪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想见他,想抱他,想吻他。而Pitcher不会推开他,Pitcher从来都不会推开他。

这个念头被迅速地放大,他开始慌乱起来,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向楼下跑去。他一路开得很快,敲Pitcher房门的时候重重地喘着气,心脏不知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因为紧张而砰砰跳着。

开门的人却不是Pitcher,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狐疑地打量着他,“你找谁?”

他的表情凝固住了,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请问原来住这间房的人……”

女人早已经很不耐烦,截断了他的话:“他搬走了。”

Pitcher和他在一起之后,就从他之前的豪宅搬到了这里,用他的话来说,是比较方便见面,不会被狗仔跟踪。后来Minute搬去了他家,他就搬来了这里。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,可是这间房子里也留下了很多他们的回忆。

他慢慢地走出了楼道,也没管停在楼下的车,机械一样地随意走着。

不知怎的,那天Pitcher对他说的话突兀地在耳边响起。

“就算你爱我,也不过是如果失去也不会很难过的那种爱。”

他停在路边,扶着路灯慢慢坐下。

我不会很难过,是因为没想到会真的失去你。

-tbc-

评论(17)
热度(49)

© 青山远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