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远黛

我不是归人
只是过客

【Pitcher x BM】Lost. (Five)

有人认为爱是性,是婚姻,是清晨六点的吻,是一堆孩子,也许真的是这样的。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,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。

——来自塞林格《破碎故事之心》,不知道符不符合原剧中的Pitcher,但我觉得我笔下的Pitcher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终于让BM说服了自己其实他对Minute和Pitcher的爱是差不多的……(一口老血)向he的路上迈进了一步。

这章Pitcher的态度有些不明朗,那是因为我写的时候还没想好到底要甜还是虐……写完之后就不想改了,所以忽略掉Pitcher偶尔的小温柔吧。

其实更想让对话变成这种画风:

“为什么你一直都跟我一起玩呢?从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感觉你身边都没有其他的朋友。”

“呵呵,谁知道编剧怎么想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M迷迷糊糊睁开眼,微微一动,便感到头痛欲裂。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,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。他翻了个身,呆呆地盯着床头柜上放着的时钟,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
突然听到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,他匆忙闭上眼,缩进被子里,装作熟睡的样子。

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响起,还有包装袋摩擦的声音,似是有什么东西被放在床头。他感觉自己正被注视着,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。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额头上,想象中的柔软触感却最终没有落下来。

随着脚步声再次响起,一种混合着失落和恐慌的情绪在心底迅速蔓延开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有这种感觉,一旦男人走出这个房间,他们就彻彻底底地完了。

"Pitcher。"他的脸还埋在被子里,声音闷闷的。

屋子里微妙的氛围持续了一会儿,男人轻咳一声:"给你买了牛奶和绿豆粥,吃了头就没那么痛了。"

BM蜷起身体,抱住自己的膝盖,整个人都缩在了被子里。他宁愿现在还醉着,可以直接抱住Pitcher,像个孩子一样肆意哭泣和撒娇。但他已经醒了,他早该知道昨晚那些温柔的安慰都算不得数,Pitcher还是没有原谅他,也许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嘴一瘪,眼眶发酸,差点又要哭出来。头上蒙着的被子却被拽开,他慌乱地眨眨眼,终于忍住了想哭的欲望。

"你就不觉得喘不过气吗?"Pitcher叹了口气,从包装袋里取出牛奶,插上吸管递了过去。他下意识接过,入手才发现一片温热,垂下眼叼住吸管,目光局促地盯着床单,甚至不敢动一动位置。

"你先休息吧,想走的时候和酒吧的老板说一声,他是我朋友,会送你回家的。当然,你也可以自己回去。"Pitcher停顿了一下,"以后想喝酒的话最好还是在家喝。"

他吸着牛奶,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,在Pitcher将要起身的时候拽住他的手,声音里满是无措:"你要去哪?"

"……去工作。"Pitcher轻描淡写地道。

脑海里迅速地闪过那张热辣的海报,他突然激动起来:"是不是和那个Mandy?你要和她拍戏是不是?"

Pitcher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紧紧攥住了手心,指甲掐进肉里。他逼着自己说:"没错,是和Mandy。经过两个月的了解,我发现她是个很好的人,我们决定交往试试看。"

BM睁着眼睛,许久没有眨一下。他无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牛奶,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吸管漾出来,淋得他满身都是。

他低低地哦了一声,缓慢地放开了握着Pitcher的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怎么突然想到约我出来了?"Minute搅拌着面前的苏打水,偏头看着对面的BM。

"也没什么事。"BM扯出一个笑容,"几天没见你了,之前我们可是天天都黏在一起呐。"

"嗯,话是这样说没错……"Minute咬着吸管犹豫了一会儿,"不过BM,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?"

"什么?"BM吸了一口樱桃苏打,随口问道。

"其实早就有这个感觉了……BM,为什么你一直都跟我一起玩呢?从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感觉你身边都没有其他的朋友。"

"因为我把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了啊,所以没有时间去交其他朋友。"BM一眼不眨地看着Minute,语气认真。

"讨厌,叫你瞎说。"Minute伸长胳膊打了他一下,"不过说真的,你当初说和Pitcher在一起了的时候,我除了觉得难以接受,更多感觉很不可思议。"

BM正搅拌着苏打水的动作一僵,但很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道,"怎么,没想到我竟然会喜欢男生?"

"是有一点啦,哈哈。"Minute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"不过重点是,我都认识你十年了,第一次听说你有了喜欢的人。真的很为你高兴啊BM,除了我,你的身边终于也有其他的人了呢。当时我就在想,你一定很喜欢Pitcher吧。"

"是吗……你是这样想的吗……"BM有些怔忪,喃喃道。

"当然啦。我认识你的这十年,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让我帮忙递情书,其中也有很漂亮很优秀的人啊,但是你统统拒绝了。所以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很好奇谁会成为你的初恋。Pitcher在你心中,一定是很特殊的存在吧……哎等等,"Minute突然瞪大了双眼,似是想到了什么,"BM,你不会从小到大一直都是……gay吧?"

"当然不是了Minute,"BM勉强笑了笑,"我只是喜欢Pitcher,而他刚好是男生而已。"

"哇,那真的很不容易唉。"Minute十分感概的样子,下结论般地说:"你一定很爱他。"

也许真的是这样的吧。他喜欢Minute那么久,却在遇到Pitcher之后迅速地被他吸引。到现在,Pitcher已经像Minute一样,成为他根本割舍不下的人了。可是……

"可是,"BM怔怔地看着桌上的樱桃苏打,"他再也不想见到我了。"

对不起,我骗了你,我和Mandy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。但我就算真的喜欢Mandy,也不过是对她有一点好感;可你却爱着Minute那么多年。BM,你觉得是谁比较残忍?

那天Pitcher走之前说过的话,明明很长,可是好奇怪,他却记得那么清楚。

-tbc-

评论(17)
热度(49)

© 青山远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